湖北日報訊 記者 楊然 通訊員 王威 李洋
  “是1嗎?”“不是。”“是2嗎?”“不是。”
  這不是一場猜謎游戲,是記者在武漢市公安局刑偵局接受測謊儀的“拷問”。3日,武漢市刑偵局司法鑒定中心對媒體開放,曾協助警方偵破多起要案的測謊儀引起諸多關註。
  在體驗環節,記者從5張撲克牌中任意抽取1張,記住後壓在筆記本下,撲克牌上的數字只有本人知道。刑偵局測謊專家蔡曉東在記者左手食指和無名指上纏上傳感器,與測謊儀相連,從數字“1”開始詢問,問到“5”時,蔡曉東微微一笑:“你抽的撲克牌數字是5吧。”
  現場有7位記者參與體驗,有5位抽取的撲克數字都被準確命中。
  記者觀看測謊儀上的波形圖,發現當被問到“5”時,波峰明顯升高。蔡曉東解釋,當人在說謊時,皮下汗腺分泌會增加,導致皮膚電阻變化,通過傳感器反映在測謊儀上就是波峰驟升,“說謊能騙別人,但騙不了自己的身體。”
  有兩位記者連測謊儀也“騙”過,是否意味測謊儀並不准確?蔡曉東說,正式的測謊環境要求恆溫、安靜、光線柔和,輕微的咳嗽聲都會影響被測人的心理生理反應,對測試結果造成干擾,此外,一個全面的測謊行為不僅要測試皮膚電阻變化,還會監控被測人的呼吸、脈搏等,多種數據結合,才能得出更可靠的結論,“測謊其實不是測謊言本身,而是測量被測試者心理接受刺激後所引起的生理參量變化。”
  測謊儀在武漢警方投入使用已十餘年,擊潰過不少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線。5月,女子韓某失蹤,警方對與韓某合租居住的王某進行測謊。蔡曉東發現,王某在聽到“你知道韓某現在在哪裡嗎”、“黃陂”等語句時,生理參量異常,推斷王某將韓某掐死後拋屍黃陂。在警方的心理攻勢下,王某終於崩潰,交代作案情況。警方也在黃陂搜尋到韓某的屍體。
  儘管測謊儀屢立奇功,但蔡曉東說,人類的生理心理狀態非常複雜,測謊結果只能作為參考,再先進的測謊儀也不能確保萬無一失。我國法律規定,測謊只是一種破案的輔助手段,測謊結果不能作為證據使用。
  (原標題:揭秘測謊神器)
創作者介紹

新城

lv48lvbix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